瓦伦西亚旅游

史海新話

您當前位置:華興網 >> 文化歷史 >> 史海新話 >> 瀏覽文章

儒將韋叡:善打硬仗 風雅淡定

2019年01月17日  來源:華興時報

    韋叡(442-520年),南北朝時期南朝梁第一名將。韋叡指揮并親身參與的梁與北魏的合肥之役、鐘離之役,均取得輝煌勝利。鐘離之役更是與赤壁之戰、淝水之戰齊名的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,長久享譽軍事史。韋叡每打一仗,必先親作調查研究,策無不中,故能用兵如神。交戰中常“以勇奪敵勢”,行氣如虹,故能戰無不勝。就連記述其行跡的《梁書》中的文字,也因之而分外生色出彩,被清代著名史學家和文學家趙翼贊為“勁氣銳筆,曲折明暢,一洗六朝蕪冗之習”,而“獨卓然杰出于駢四儷六之上”。毛澤東對韋叡更是贊賞有加,讀《南史·韋叡傳》時,特作批語:“我黨干部應學韋叡作風。”

    躬自調查 策無不中

    梁武帝天監二年(503年),韋叡出任豫州刺史。豫州與北魏交界,是梁朝北方軍事重鎮。韋叡到豫州的第二年,就碰上北魏大軍來寇,被韋叡率州兵擊退。

    天監四年,梁武帝以其弟臨川王蕭宏都督北討諸軍事,興師伐北魏。天監五年五月,韋叡也奉詔從豫州出兵。韋叡先派兩將攻打北魏小峴城,沒攻下,遂親自到軍營圍柵外巡行考察,敵軍突然從城中出來數百人,列陣于城門外。韋叡當即就要進攻敵軍,隨行諸將都不同意,說:我們剛才是輕裝而出,未作戰斗準備,等回去披掛好了,才可以攻擊敵軍。韋叡說:不能那樣。魏人城中有兵2000余人,以這樣的兵力,閉門堅守,足以自保。如今無緣無故派這些人出城,必定是其驍勇善戰的精銳,我們若能挫敗他們,小峴城自然就能拿下。眾將仍遲疑不決。韋叡指著他的統兵符節說:“朝廷授此,非以為飾,韋叡之法,不可犯也!”果斷地下令進擊。將士們都拼死作戰,北魏軍敗逃,韋叡趁機攻城,敵軍精銳既喪城外,城內受到震懾,士氣大減,第二天夜里城就被攻破了。

    韋叡接著進軍合肥。此前,梁將右軍司馬胡景略等曾攻合肥,許久都沒能攻下。和奪取小峴城一樣,韋叡到合肥城下后,并不立即攻城,而是先親身考察戰地形勢,待“按行山川”后,攻城方案已明晰于胸中。韋叡說:我聽史書上說“汾水可以灌平陽,絳水可以灌安邑”,此處情況正相同。決定利用淝水攻取合肥城。當晚,韋叡就帶領將士在流經合肥城的淝水中修筑堰堤。韋叡“親自表率”,很快堤成,淝水水位升高,舟艦隨之開到。韋叡先攻打夾護合肥城的兩個小城,北魏援軍5萬人突然撲來。敵眾我寡,將士膽怯,請韋叡上表朝廷增兵。韋叡笑道:賊寇大軍已經到了城下,才請求朝廷增加兵力,能來得及嗎?而且我們請求增兵,他們也要增兵。“兵貴用奇,豈在眾也!”遂揮兵迎敵,大破之。

    毛澤東讀《南史·韋叡傳》,在書上兩次寫下“躬自調查研究”的批語,對韋叡在攻取小峴和合肥的戰斗中,堅持戰前實地考察的作風十分贊賞。

    用兵如神

    行氣如虹

    韋叡以少勝多,大敗北魏軍,奪得合肥。臨川王蕭宏統梁北伐諸軍,卻敗了個一塌糊涂。蕭宏以梁武帝蕭衍親弟弟的身份將兵,“器械精新,軍容甚盛,北人以為百數十年所未有”,卻膽怯如雞,指揮亂套。北魏人對韋叡畏之如虎,稱韋叡為“韋虎”,而將蕭宏比作婦人,肆意嘲弄,給他送去婦女的頭巾和發飾,唱著自編歌謠羞辱他:“不畏蕭娘與呂姥,但畏合肥有韋虎!”七月的一個夜晚,蕭宏帥府駐地洛口突然暴風雨大作,蕭宏誤以為北魏軍大至,竟與幾個騎兵逃離帥府。將士們找不到主帥,軍心大亂,紛紛逃往后方,一時間,“棄甲投戈,填滿水陸”,未遇一敵而全軍皆潰,死者將近5萬人。

    本來,韋叡在五月里奪得合肥后,即奉詔率眾軍乘勝進至東陵,距北魏軍駐地甓城僅二十里。正要與北魏軍會戰,梁武帝卻因蕭宏喪軍而下詔班師。考慮到離敵軍太近,撤軍時會遭跟蹤追襲,韋叡特意讓全部輜重走在最前,而自己坐著小木車殿后,“魏人服叡威名,望之不敢逼”,遂得全師而還。

    梁朝主動撤軍,北魏氣焰大張,令其中山王元英包圍梁朝鐘離城,“眾號百萬,連城四十余”,而鐘離城中梁軍才3000人。梁武帝派征北將軍曹景宗領兵20萬拒之,曹景宗初戰受挫后,便退駐鐘離城北淮河中的邵陽洲上,筑壘自守,不敢進兵。梁武帝又命韋叡率豫州之眾救鐘離,受曹景宗節度。又賜給韋叡一把龍環御刀,曰:“諸將有不用命者,斬之!”韋叡接到命令就領兵出發,自豫州州府合肥直走通往鐘離的捷徑,碰上山澗深谷,就凌空架橋而過。左右的人因懼怕魏軍強盛,多勸韋叡緩行。韋叡說:鐘離如今十分危急,人們為避敵軍襲擊,挖洞而居,頂著門板打水,我們這樣“車馳卒奔,猶恐其后,而況緩乎”!他滿懷信心地鼓勵大家:打敗北魏軍的謀略已在我腹中,你們不用擔心。十天的時間就趕到邵陽洲,與曹景宗會師。

    曹景宗乃一猛將,韋叡則是名門儒士,學識風度,言談舉止,均截然相反。梁武帝怕兩人不好相處,預先告誡曹景宗:韋叡是你很有聲望的老鄉,你可要對他友好、尊敬。實則梁武帝過慮了。韋叡素來謙挹,不以門第才華驕人,統兵打仗,尤其注意將領團結。曹景宗雖“自恃尚勝”,連公卿也不放在眼里,卻“唯以韋叡年長,且州里勝流,特相敬重”。會師后,曹景宗見到韋叡,“禮甚謹”。梁武帝得知,高興地說:兩位將領和睦,部隊定打勝仗。

    韋叡在曹景宗營前二十里處乘夜挖長壕,樹鹿角,截洲筑城,離北魏軍駐扎的城池僅百余步,天剛亮就把營壘建好了。北魏軍統帥元英見之大驚,用手杖敲打著地面說:這是哪路神仙啊!鐘離城中梁軍這才知道援軍來了,勇氣大振。北魏勇冠三軍、所向披靡的猛將楊大眼,率萬余騎兵來戰,韋叡布車陣迎之,楊大眼聚騎兵包圍車陣,韋叡陣中2000張強弩一時俱發,穿透鎧甲,射中北魏兵,殺傷眾多。楊大眼被射穿右臂,丟了魂似的逃走。第二天早晨,元英親自率眾來戰,韋叡坐著白色木車,手拿白色牛角如意指揮軍隊,一日交戰數次,元英很懼怕韋叡的厲害,撤退了。北魏軍又在夜里來攻城,箭飛如雨,韋叡堅守城上,他的兒子韋黯請他下城避箭,韋叡不聽。軍中驚擾,韋叡在城上厲聲禁止,隨之安定。

    北魏在邵陽洲兩岸架了南北兩座橋,樹起柵欄數百步,以供部隊攻鐘離,通糧運。韋叡制造大艦,訓練水軍,乘淮水暴漲,遣之進攻北魏營壘。又用小船載著澆了油的干草,去燒北魏軍用橋。風怒火盛,河水漂疾,敢死之士拔柵砍橋,倏忽間橋和柵欄盡毀。將士奮勇,無不以一當百,殺敵呼聲動天地,北魏軍大敗。

    韋叡指揮的鐘離之戰,打得漂亮,勝得偉大,一千五百年來,一直深受美譽。南宋葉適《習學記言序目》說:韋叡是“以勇奪敵勢”,“江南自劉裕后,惟韋叡邵陽洲之捷(即鐘離之勝)最偉”。

    儒以修身

    德以傳家

    韋叡身為大將,卻“被服必于儒者,雖臨陣交鋒,常緩服乘輿,執竹如意以麾進止”,身體瘦弱,不能騎馬,戰場上依舊一身儒士服裝,坐在小木車上,手拿竹子做的如意指揮部隊,倜儻淡定,漫展勝券,在殘酷的歷史拼殺中,把正義和睿智,彰顯得超凡脫俗,風雅如詩。

    韋叡不僅常穿儒者之服,更好研讀儒家經典。梁武帝銳意崇佛,舉朝跟風,韋叡照舊崇儒,“不欲與俗俯仰”。正是儒學的長期熏陶,化育出韋叡的“曠世之度”。

    為政則“以愛惠為本,所居必有政績”;將兵則“仁愛士卒,營幕未立,終不肯舍,井灶未成,亦不先食”,故能深得軍心,應募的士人也都愿投奔他;論功則從不自伐,謙退不爭,尤其令人敬佩。鐘離城圍解后,曹景宗和其他將領爭先向朝廷報捷搶功,韋叡獨居后;處世則溫良恭讓,重情重義。韋叡后來官至散騎常侍、護軍將軍,入直殿省,功高位尊權重,梁武帝對他甚禮敬之。家鄉故舊,韋叡也慷慨施與,七十歲以上老年士大夫,關照尤多,鄉里對他甚懷念之。性慈愛,撫育其兄的孤兒,疼愛勝過自己的兒子。歷官所得祿賜,都散給了親故,“家無余財”。

    梁武帝普通元年(520)八月,韋叡逝世,享年79歲,在那個戰亂年代,是不多見的高壽。孔子說:“仁者壽。”仁者韋叡,理當高壽。

    韋叡教子有方,他的子孫們均很好地繼承了他的品德和竭誠報國的精神。他有四個兒子,個個優秀。老大韋放也是一代名臣,史稱其“弘厚篤行”,牧州典郡,則政通人和,“為吏民所稱”;領兵出征,則破敵安邊,頗著功勛。老二韋正人品高尚,與友人王僧孺關系特好。王僧孺做了吏部郎,參與官員任用,“賓友故人莫不傾意,正獨淡然”,不套近乎,不走門子。及至王僧孺遭貶抑的時候,韋正卻“復篤素分,有逾囊日”,受到人們的稱贊。老三韋稜以書史為業,博物強記,著有《漢書續訓》三卷,好學之士遇到疑難問題,都向之請教。老四韋黯剛強正直,通經史,善文章。侯景之亂,韋黯率軍捍衛京師,負責都督城西面諸軍事,晝夜苦戰,累死城中。韋叡的孫子、曾孫也能長繼家風。孫兒韋粲、曾孫韋臧等,皆勇赴時難,為國捐軀于侯景之亂中。

    (據《天津日報》)


分享:
責任編輯:孫建平

重要聲明:華興網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華興網同意文章的說法或描述,也不構成任何建議,對本文有任何異議,請聯系我們。

瓦伦西亚旅游 华宇娱乐1990奖金组注册 四川麻将技巧 星际彩票下载安装 黑龙江11选5彩票销售站版本 彩票开奖软件哪个最好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大家乐服务员上班时间 快三和值大小单双口诀 红魔3肖6码准不准 兴华彩票兼职平台怎么样 精准3肖6码期期免费长期公开 9cb彩计划下载 pc28怎么卡红详细方法